《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文:宿夜花

随着前段时间《双子杀手》的公映,李安再次成为观众何影迷的焦点。也因此,他的一整套作品体系再次进入大家的视野。无论是华语影坛还是世界影坛,李安均受到了广泛的认同。丰满深刻的主题、圆融流畅的故事结构、精致平稳的影像风格,取得了行业内部、影展、观众的共同赞誉。

《推手》作为李安导演处女作,以及“家庭三部曲”(另两部为《喜宴》、《饮食男女》)的开篇,所描绘的是中西方文化差异下的家庭价值观冲突以及传统家庭伦理的困境。虽然并非李安最成熟的作品,但其中所展现出的李安一贯的叙事母题和美学特征仍旧值得关注

“推手”的象征含义

“推手,是一种双人太极拳对练。练习保持自己的平衡,同时让对方失去平衡。如果你想让我失去平衡,我只需化去你发出的力,然后把力量返送给你。”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太极“推手”,首先作为一种典型的东方文化符号,是李安电影中的重要叙事元素。标志性的东方文化符号,一直是李安华语片中的重要组成,《推手》中的书法、诗词、中医,《喜宴》里的中国式婚宴习俗以及衍生的婚礼众生相,《饮食男女》中的洗切炖蒸煎炒烹炸、融汇中华各大菜系的“饮食”奇观,无不是李安电影中重要的表意元素

不同于商业片中动作片、武侠片中的东方元素强调的是中国武术本身的感官冲击力,李安的文化符号通常反映的是更为深刻的中国人的价值取向与精神世界。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推手”在影片中它不仅停留在表面的文化符号,更是化作叙事逻辑,成为一种影片内蕴。通俗地讲,即是一种中式哲学以进为退、借力打力、以柔克刚、刚柔并济、天人合一、顺势而为

反映在角色上,是朱老隐忍、含蓄的性格,以及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的武学追求;反映在人物的情感上,是朱老与陈太太之间的脉脉温情,留有分寸、不温不火、恰到好处;反映在影片上,是不疾不徐、张弛有度、平静中显力度。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在随后李安的电影中,无不显现这种调和与平衡的智慧,商业与艺术间的平衡,东西方文化元素的调和,传统观念与现代价值的兼容并蓄,在“扬弃”中寻找到传统文化元素的新生命。《卧虎藏龙》“现象级”般的全球性成功则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

中国式家庭的困境

01.典型的父亲形象及传统家庭的解构

李安:“不论中国大江南北、两岸三地,哪个族群,甚至日韩新马,亚洲人、西方人看到郎叔的脸,都觉得他像中国父亲,很难分析,无论我挖掘表现他哪一方面,都很中国,他就是中国父亲。他也不要做什么,但是中国五千年来的压力好像都扛在他身上,同时他的内在又自然流露出一种幽默感,很契合。”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李安在刻画核心人物朱老(郎雄饰)形象时刻意将其去个性化从而塑造成一种典型的“中国父亲”。他的言行做派、价值取向均是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儒家精神的一种浓缩与沉淀。而在西方文化、现代文明、理性精神、女性独立意识等现代价值观的冲击下,神圣的“父亲”话语权威遭到了冲击、传统父权家庭模式被解构。因此,《推手》中的朱老,没有家庭教育的话语权、经济上也处于家庭的依附地位,被讲英文的儿媳视作“异类”。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李安口中的郎雄长着一张“五族共和”的脸,郎雄的表演自然是深得“推手”的精髓。不仅在表达上以小见大、以少胜多,有着一种大巧若拙般的浑然天成,更是用一种个人特质鲜明的幽默感赋予角色独特的灵魂。他的幽默感一方面是建立在融汇传统中国处世哲学、通达人情世故而形成的一种温文与圆润;另一方面是与现代价值观脱节的反差之中形成的一种荒诞的幽默,兼有无法与时俱进的落伍、不同变故固执己见的执拗。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千面女郎”王莱的表演与之相辅相成,那一口地道的老北京口音,单用语言台词便可以使观众感受到传统中国文化中那种热气腾腾的精气神、嘘寒问暖中的人伦亲情。而他们之间交流的“留有余地”、欲说还休、欲言又止、心照不宣更是传统中国式人情世故、情感表达的精髓

在现代家庭模式下,他们失去了传统中国父权文化下父亲、长辈一言九鼎的地位,甚至成了家庭的附庸、有被边缘化的趋势。无论是心理上(朱老的失落与烦闷)还是生理上(陈太太胳膊酸痛无力)的问题,都是中式价值观的老人在现代西方社会所面临的精神困境的一种外显。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02.中西方家庭的文化冲突与融合

中西方文化冲突与融合是影片重点描摹与凸显的母题,也是李安华语电影中的重要母题。李安采取了多层面的角度与丰富的文化符号渲染这种差异性。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从最直观的语言,中文与英语;到文娱生活,好莱坞电影产业输出的文化产品“异形”与中式童谣“娃娃调”,很直观的凸显这种文化差异。而教育观上的差异就更为深刻,朱老的教育理念注重尊卑有序、父慈子孝的家长绝对权威性,渴望传宗接代而延续家族香火回归中华道统;玛莎则注重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想象力与创造力,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更为自由、平等。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这一系列的矛盾则集中爆发在朱老的儿子朱晓生(王伯昭饰)身上,一方面他需要奉行“百善孝为先”的中国式孝道,这既是一种思维及行为习惯上的继承,也是出于自身情感本身对父亲的爱,渴望让父亲相守儿孙满堂、其乐融融的传统伦理道德下的天伦之乐。另一方面,传统家庭模式也带来了无法避免的冲突,妻子玛莎的个人事业发展也因此受到阻碍。传统的三代同堂、男性祖辈作为大家长的“主干家庭”向强调个性发展的现代式“核心家庭”的过渡,是不可避免的。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影片通过对中西方文化的多方面碰撞磨合中,试图做出一种和解。这种和解建立在彼此的妥协让步与包容理解之下,朱老最终也主动远离了儿孙,玛莎也开始试图理解老人的价值观、从东方“推手”哲学中寻找弥合自己生活事业困惑的方法。

精致平稳的影像风格

“把一种风格刻意地去加载电影里,那反而会扼杀片子本身有的活力,手法应该为内容服务。”(见冯光远《推手:一部电影的诞生》)

比起个人特色影像风格强烈、备受影展以及电影手册推崇的王家卫,李安的电影则是注重戏剧性影像服务于主题叙事和故事内核本身。影片《推手》的叙事可谓是干净利落高效,视听语言虽无过分渲染,却也平实中见斑斓,工整中见精致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故事中的绝大部分情节发生在一栋普通的美式别墅内,它是一个代表现代家庭模式的独立空间,封闭的空间、工整的线条,制造出一种压迫感,昭示着现代机器、西方文化形态对朱老的禁锢于压抑。而朱老总是与儿媳玛莎被门与窗自然地分割在不同的子空间内,象征着彼此间因为文化差异、代际差异而造成的无法沟通导致的“失语”。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饭桌戏的精巧调度更彰显李安在细节上的精益求精,不仅通过中文、英文两种语言的差异制造出一个家庭内部两种无法互通的交流模式,进而通过单人镜头制造家庭成员内部的疏离感,这种心理感官上的分离正是三代人之间难以弥合的价值观差异的外显

除了精致的构图与台词设计,影片在光线的运用上可谓是独具匠心,室内场景通过光线与阴影的鲜明对比来烘托人物的心境。以蓝色为主的冷色调与黄色为主的暖色调同时出现,高度反差的冷暖光线交错下,隐喻着家庭内部一种无法调和的矛盾。与此同时,纵有暖光源,朱老的内心也摆脱不了失落与无奈

《推手》:一鸣惊人的李安

 

而这种平稳又精致的影像与传统戏剧化表达的工整叙事又是相辅相成的,影片的开放式结尾,正是对影片内容到手法的一种浓缩,在传统中国文化的习惯下,两位含情脉脉的老人注定难以直接吐露心声,但这种情感表达、语言交流“进退”之间的分寸感、那种心照不宣的互相关怀,正是冷漠中的温情、失落中的慰藉

结尾的“留有余地”正是李安电影中的精髓所在,一切皆在一种略带悲剧性的调和之中达到一种平衡,看似平静却波澜暗涌,每个角色都在用自己方式寻求中西方文化、传统与现代价值间的和解。这种反映现实多重价值观下生活的复杂和其中凸显的人文关怀正是李安导演电影中的一贯特色。

© 本文版权归 宿夜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沪ICP备0906582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