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久违的畅快感

如果忽略看上去永远不会到来的大结局,《名侦探柯南》这两年的发挥可谓是顺风顺水。上个月漫画的第101卷正式发刊,电视动画的集数从去年也开始以“千”为单位。在此之上,2022年最新剧场版《万圣节的新娘》从4月15日起在日本全国的电影院登场,而这也是该系列的第25作。

《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久违的畅快感

《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海报

根据日本相关机构的统计,本作上映后首个周末的累计票房就达到了19亿日元。这一成绩甚至超过了目前收入最高的2019年剧场版《绀青之拳》。有好事的媒体已经放出了“这将是柯南剧场版第一部票房破百亿”的大字报,而更不嫌事大的人则在拱火“柯南超英”和漫威时隔三年的大对决(《奇异博士》5月4日在日本上映)。

但更重要的一个数字可能是《万圣节的新娘》(以下简称“新娘”)首映后的问卷显示,97.1%的观众都认为本作“好”(19.8%)或“非常好”(77.3%)。这对于2010年之后,口碑和票房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的柯南剧场版来说,可谓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

《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久违的畅快感

《万圣节的新娘》主要人物关系图

“新娘”的故事,以高木和佐藤两位警官的婚礼开场。根据“预告片诈骗”的惯例,不用剧透你大概也猜到了这是一场虚假的演出,其真正目的是为了数日后即将举行的原刑警村中努和妻子克里斯蒂奈的婚礼进行演习。

在婚礼准备的同时,隶属于公安的安室透这边,正在追捕一位逃犯。他是在三年前制造了导致刑警松田阵平牺牲的爆炸案的元凶(电视动画第304话:特别篇《震撼警视厅 1200万人质》)。但安室没有料到,这次追捕只是一个陷阱。他在途中被名为Pramya(プラーミャ)的神秘连环爆炸犯绑上了环形炸弹。

另一头,结束了演习婚礼的柯南一行人,在警视厅外偶遇了一名神色匆匆的外国人,他被隐藏在随身物品中的定时炸弹所杀害。唯一留下的线索,是他死前仍紧握一张松田阵平的名片。

由此,两头的故事终于实现了交汇。松田阵平在牺牲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爆炸犯的真身以及目的又是什么?安室透能不能在柯南的帮助下躲避危机?这些都成为今年剧场版最核心的问题。

《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久违的畅快感

松田阵平

“新娘”和之前的柯南剧场版,或者说所有类似的商业电影一样,在情节上可被分为两个主要部分。一边,在众人对松田的回忆中,犯人的动机和手法也被一一解析。另一边,发生在现下的危机,又导致了以柯南为核心的正方势力和反派的最终大对决。

如果说“新娘”有什么做得特别好的地方,可能就在于它对于这两个部分有效的衔接。打个比方来说,之前剧场版在两个高潮间的推进,像是吃力地爬楼梯,途中还有不知道通向哪里的楼道插入。但“新娘”的叙事节奏,让观众像是坐上了直达电梯,体会到了一种久违的畅快感。在回忆部分,影片着重描绘了以松田和安室为核心的所谓“警校五人组”之间的感情。大情节和小细节的结合十分打动人。而故人的智慧,在最后又成为了谜案的解决办法,这一设定可以说是一大泪点。

《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久违的畅快感

“警校五人组”

而在当下的时间线,我们又能找到非常熟悉的专属于剧场版的各色元素:博士的冷笑话,火爆的动作戏,逻辑上合理但现实中又无法想象的“柯学”大场面。非常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故事的发生地——万圣节时期的涩谷——在情节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把城市空间本身融入谜题,可以说从2003年剧场版《迷宫的十字路口》后再没有登场过。此次的创新,或者说致敬,也让人找回了小时候看动画版柯南被诡计折服的那种感动(虽然精巧程度远不及初期)。

有很多因素造成了今年柯南剧场版的“回春”,但其中最核心的两个原因,同时又是最朴素的。

首先,相比于以往的作品,“新娘”有了更多的制作时间。前作《绯色的子弹》意外的延期,给了“新娘”额外的一年时间可以好好打磨。从而,不管是故事设定还是人物形象,比往年短时间内赶出来的明显更有深度。

其次,“金钱”也是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众所周知,日本动漫产业的发达因为其背后强大的市场体制的支撑。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就是“media mix”(可译为“媒体组合”),它意指一种内容在不同媒体形态之间的融合,大概和经常被网友挂在嘴边的“IP”类似。横跨纸质漫画、电视动画和电影的《名侦探柯南》当然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久违的畅快感

婚礼造型版“警校五人组”

作为它的“衍生”,警校系列故事在这两年明显被制作方“强推”。从2019年起,《警察学校篇》的动画就穿插在《柯南》正剧之间不定期播放。在“新娘”上映前,日本电视台NTV的王牌栏目“周五剧场”就剪辑了《警视厅恋爱物语》率先播出。再者,上面提到的讲述松田阵平牺牲的《震撼警视厅》特别篇,也在不同的网络平台被放出。同时,从4月起片中的重要人物频繁出现在和NTV集团关系密切的报纸和杂志上为剧场版预热。

制作方打的算盘可能是,万一哪天柯南真的完结了,以人气角色安室透为主的警校系列,仍可能成为维持住核心收视群的工具。同样的操作,在另一个广受欢迎的人物怪盗基德上也出现过。换句话说,相比于往年“单发型”的剧场版,“新娘”有了更多必须成功的压力。相应的,可以用于投资和宣传的资本也可想而知地变多了。

《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久违的畅快感

《万圣节的新娘》海报

自然,一片赞誉的“新娘”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但该作非常巧妙地回避了这些问题。比如,虽然融入现实城市的诡计非常精彩,但全片整体的推理水平,和近年来的其他剧场版相比,并没有太多实质上的差别。“新娘”想到的应对是用精彩的回忆和帅气的武戏来彻底断绝推理的必要。对于勉强拖拉到最后的解密环节,相信不少观众的心态都是:“早知道是TA了,快点炸吧。”

再者,近年来,剧场版对于小兰这一角色的设定,也屡次成为矛盾的核心。她早期用自己的战力来保护深爱之人的独立女性形象,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只会说“洗衣机(新一的日语谐音),救我”的被动受害者。要是你想看“新娘”里的小兰会有什么新变化的话,那等待你的可能还是失望。只是这次的失望,在于小兰完全丧失了存在感。

因为要照顾在故事一开头就受伤的小五郎,小兰姐姐在给了柯南几个破案提示并喊了一声新一名字之外,就基本没戏份。同理,灰原哀在“新娘”里连“工具人”的地位也差不多被剥夺。但问题的核心在于,作为一部长寿且享有超高国民度的番剧,这些问题都是“柯南”不可能一直回避下去的。

《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久违的畅快感

毛利兰

在“新娘”电影的最后,许久不见的琴酒又用熟悉的声音暗示,明年剧场版的主角将会是灰原。可以预见新作大概率也同样不会好过“贝克街”,不会差过“向日葵”。但在“新娘”证明了柯南剧场版还是可以做到高水准之后,回归到正常制作周期后的团队将会交出怎样的答案,就被观众们赋予了更多期待。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丁晓

沪ICP备09065821号-4